运输基础设施:让我们来看看联邦预算是如何增加的?

1200px-800px--transport

财务秘书Scott Morrison 2018/19年度的预算演讲反映了政府提供的实体交通资产。此外,宣布的主要新交通基础设施举措包括价值10亿澳元的城市拥堵方案和价值35亿澳元的freight road升级方案。这些措施对于利用产品分销的增加(从网上购物的增加中可以预见的),受到东南亚经济增长和低的澳元兑美元汇率带动的出口反弹,以及农业上涨等预期,将是非常关键的。

不过,预算文件显示2017-18财政年度的基建支出有所下降。Morrison在他的演讲中列举了14个主要的基础设施项目,包含在一个10年750亿澳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战略之中。项目清单并不一定反映2018/19财政年度将要开展的新工作。在预算中提到的主要基础设施项目中,至少有8项是在上次预算交付时宣布的,这表明其中大部分是重新公布。例如,价值7.5亿澳元横跨塔斯马尼亚-德温特河的Bridgewater大桥,就是2011年首次由Cordell报道的。

总体上,预算文件估计道路支出为53亿澳元,铁路则为12亿澳元。预计到2021-22年,这些资金领域将分别实际减少31%和48.9%。图1显示了未来四年基础设施支出的估算和预测。

 

Budget Response

资金的“创新方法”

预算文件将运输基础设施支出的下降部分归因于资金的“创新方法”。“在财政年度采用的一些基础设施融资方法确保了支出没有超出预算平衡。

其中一项创新就是股权投资。这意味着政府投资于资产或运输管理公司,以期取得商业回报,而不是提供直接的基金拨款来建设基础设施。股权投资的好处之一是,由于支出有助于政府资产,因此花费不会作为支出出现在预算中。

除了完整预算文件中列出的91亿澳元支出外,政府还通过股权投资为墨尔本至布里斯班的内陆铁路线融资93亿澳元。对墨尔本机场铁路承诺额的50亿澳元,也正在为股权选择进行探索。53亿澳元的股权投资将用于建立WSA公司,来交付西悉尼机场。如果仅通过政府补助资助这三个项目,赤字就可能已经飞到341亿澳元了。

乍一看,这似乎是对基础设施投资的合理方法。政府正在收购商业资产以提供基础设施建设,这可能会提高经济承受能力和潜在的生产力。把大型基础设施资金从资产负债表上拿走能够保持健康的债务状态,这对吸引投资到澳大利亚至关重要。

然而,不利之处在于这些资产需要提供财务回报,否则政府可能无法偿还以资助股权投资而借入的债务。换句话说,这些投资可能表现在长期的预算赤字上。

这些基础设施资产的回报意味着它们需要可销售和有利可图。盈利能力可能会通过过路费和一般收费来寻求,而这最终还是取之消费者和企业的口袋。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Posted in E-微网站, E房视角, E房视角-微网站.
0
Connecting
Please wait...
留言

对不起,我们目前不在线。 请留言。

您的名字
* 邮箱
* 请问有什么问题?
连接到客服

需要帮助吗?联系我们的在线客服。

您的名字
* 邮箱
* 请问什么问题?
在线客服
反馈

请留下任何您的反馈。

你如何评价我们的客服?